鸣记佐心

我给不了你一生美满,便予你一世长安

赊爱 四 16鸣与16佐爱的故事

第四章、花鸟店老板

 “牙,你给这鸟吃了什么?”鸣人盯着鸟笼里奄奄一息的画眉鸟,询问道。

谁料牙一脸无辜的说:“真的没什么啊,别不信啊,我的好兄弟~”躺在躺椅上的鹿丸突然张口:“我们出国游学,你们竟然弄来了花和鸟?鸣人的花还好,牙,你的鸟想怎么坐飞机运回国?唉,真的麻烦啊。”牙朝鹿丸做了个鬼脸:“不劳烦您大驾了,‘精明’先生~”

“好的,‘笨蛋’先生。”鹿丸毫不客气地回敬道。

“不是,牙,你这鸟也太不精神了,会不会生病了?”牙这才凑过来,十分夸张的说:“啊~我的眉儿,你怎么样了?你这娇弱的身体~怎……”几乎同时,鸣人一把捂住牙的嘴,鹿丸的书飞到牙头上,异口同声的说:“闭嘴吧,‘伪娘’先生!”

……

鸣人一手拽着看美女把眼睛都看直的牙往外走,一手提着鸟笼。十分钟后,他们原地不动……

鸣人怒了,骂道:“他、娘、的!牙!你再不收回你那被激发的荷尔蒙,你的眉儿就死了!”牙一听,立刻还魂,提着鸣人的领子就往花鸟店的方向、蹿:“那还说啥啊,啥也憋说了!快走啊!”

……

“那个,我可以叫你佐助吗?”黑发上年点了点头,把画眉鸟的笼子递给牙,对牙说:“我刚刚检查过了,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吃的不合适,之后要注意。”牙有些懊恼的接过鸟笼,连声道谢。

 


佐助叮嘱好了饲养事项后,走到店门前准备送走客人。突然脚下一滑,头一仰滑倒了。在最后关头,多亏鸣人及时搂住了佐助的腰,将他扶了起来。佐助低声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

鸣人有些受宠若惊,连声道不用谢。无意间瞥见少年耳后的一抹红,有些不自然的挠挠头,弯腰想要捡起刚刚因滑倒掉在地上佐助的包。

黑发少年突然脸色大变,低声喝止:“不要!”鸣人被吓得愣了一下,往后退了一步佐助的身子挡住了鸣人的视线,使鸣人看不清包里的东西,只看见他匆匆地,几乎是慌乱的捡起了地上的东西。突然,店面的玻璃被打碎,发出很响的“哐啷”声。

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”牙有些结巴。“没什么,”佐助匆匆打断了牙的话:“张力太大导致玻璃破碎。”鸣人拿过角落里的扫帚,说:“我帮你打扫吧。”佐助点了点头。鸣人走到那,屋里屋外都落了些玻璃碎片。鸣人匆匆捡起几片碎玻璃揣到兜里,把剩下的玻璃碎片倒进了垃圾桶。

……夜深了,鸣人躺在旅馆二楼的床上,今天发生的事历历在目,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玻璃怎么就碎了呢?他反复检查那几块带回来的玻璃,就是想不出来。

对了,旅店老板曾是一位刑侦警察,对这一方面应该有所了解。

鸣人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间的门,鹿丸和牙还在梦乡之中。

下了楼,走到旅店柜台前,对柜台边的一位老人说:“太和先生。”那人抬头,见是鸣人,热情的同他打招呼:“嗨,鸣人,这么晚还不睡,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!”

“太和先生,麻烦你看个东西……”

旅店老板拿起其中几片玻璃片,撇了鸣人一眼,鸣人正紧张地盯着那几块玻璃片,他又重新低下头,拿起高倍放大镜观察。一会儿,旅店老板放下放大镜,很肯定的说:“我认为,玻璃是别人打碎的。”

鸣人愕然。

太和先生突然凑近鸣人:“你这玻璃从哪搞到的?”鸣人抓起碎片,低声说:“抱歉,无可奉告。”

老板耸了耸肩,不置可否。


评论(3)
热度(11)

© 鸣记佐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